【盜墓‧邪瓶】十年之間

僅只是想寫小三爺思念老婆跟等待老婆的過程XD
大家快陪我一起跳邪瓶坑吧~喔耶!

----------------------


  如果真有如果,吳邪希望能再回到那次無預警分別的長白山上。
  只要再給他一次機會,他定會牢牢抓住張起靈。

  打開上了鎖的抽屜,吳邪拿出一只深藍絨布盒,那裡頭放著的是張起靈離去前唯一留給他的東西──鬼璽。
  指尖輕撫,一筆筆地描摹著鬼璽上的凹槽脈絡,自從回到杭州後,吳邪每日總會花上這麼點時間,靜靜凝視著鬼璽,有時什麼也不想、有時卻什麼都想。
  但無論哪一種,腦海深處總會浮現那人面容。
  甚至總會在午夜夢迴,夢見那人背對著靄靄白雪,淡定的眼滿是漠然,抿緊的唇沒有留下任何隻字片語,就這麼轉身離去,漸行漸遠,直至大雪紛飛徹底掩去那人身影,吳邪才感受到眼眶如火燒的灼痛。
  十年究竟是個怎樣的概念吳邪並不曉得,但隨著月曆上的天數倒數,吳邪發現才不過一年光景,記憶中本該深刻的回憶竟像慢慢退色的老舊照片,輪廓還在、景物依舊,卻少了這麼點情緒。
  這樣的認知讓吳邪感到後怕,近乎發狂地拿起手邊所有紙筆,一筆一劃地寫著張起靈的名,但即便他已將所有空白全部填滿,仍無法止住眼淚將其暈染。
  張起靈這三個字,在一切塵歸塵、土歸土後,好似不再被任何人記住,吳邪身旁能夠與之討論回憶的人轉瞬間也只剩下王盟。
  留在巴乃的胖子久久能通一次電話就是難得,已離開人世的潘子也只剩一只衣冠塚,三叔亦或是解連環生死未卜,當年與自己走得近的通通不在身邊了,那段宛如戲劇的出生入死經歷,在吳邪現在想來,竟連一點實質痕跡都沒留下。
  除了回憶,還有手中的鬼璽,吳邪有時都要懷疑一切會不會只是一場夢,很長很真的夢,卻只有自己一人沉醉。
  但、那又何妨?
  若這世界最終注定只有自己記得張起靈這個人,那麼他傾盡一切也不會忘記。
  十年之約,吳邪知道這就像一場賭注,他們彼此賭的都是對方,所以除了等待,他並不想坐以待斃,吳邪知道總會有方法可以打破賭注限制,總會有方法的……
  油性簽字筆在牆上落下最後一筆,吳邪抬頭看著曾經潔白的牆面,此時滿滿覆蓋著深淺不一的墨黑線條。
  上頭全都寫著一個人名──張起靈。
  十年,三千六百五十天,他已寫過半,每日的刻畫還有呢喃都只為了更加牢記對方,剩下的時間,總該不會這麼難熬了吧?
  將筆擱放在桌上一角,吳邪在離去前留下輕如風聲的話語:「十年之約,我牢牢記著,但你可不能讓我失望啊……張起靈。」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山中霧氣。嵐

Author:山中霧氣。嵐
腦熱之下就開了這個部落格。
交友歡迎,管理人絕對好聊XD
但請勿使用注音文與火星文。

目前跌坑於《進擊的巨人》,CP團兵、艾兵;《盜墓筆記》,CP黑瓶、邪瓶、黑花
歡迎同好搭訕XD


這裡基本上甚麼都放,日記、文章皆有。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我的噗浪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