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黑瓶】所謂承諾

響應於最近身邊太多朋友在追台劇,耳邊不外乎都是討論劇情的對話。
所以腦熱的思考,如果瞎瞎看了狗血連續劇會有怎樣的反應呢?
感覺一定會很有趣吧?
秉持著這個感覺,這篇黑瓶同居篇就這麼誕生了。(笑)
希望大家都能看的開心。

----------------------

  他們之間從來不存在承諾。
  當初會湊在一起說白了也不過只是源自於黑眼鏡的好奇心。

  姿態隨性的倚靠在三人沙發坐上,黑眼鏡有些無趣地按著手中的電視遙控器,老舊的映像管電視機幾乎是以每秒為間隔切換畫面。
  「真無趣。」
  對於那小小螢幕裡播放的各種節目黑眼鏡是一點興趣也沒有,隨著手指的按壓,在畫面移轉的瞬間,不知名的女主角嘶吼出的那句話卻恰好落入黑眼鏡耳裡。
  ──『為什麼你從來不給我承諾?』那是近乎聲嘶力竭卻又飽含悲傷的泣音,隱約間黑眼鏡似乎還有看到女主角梨花帶淚的表情?
  嘴角有些玩味地揚起弧度,黑眼鏡反按著頻道,沒多久那辨識度不低的女角聲音再次響起。
  ──『你明知道我愛你,為什麼還能如此殘忍的對我?我要的只是你的承諾,愛我的承諾!』
  女主角依舊還在獨白,只是這次畫面中多了個臉上寫著“我是負心漢”的男主角,只見男主角任由女主角在自己身上撒野,卻絲毫沒有開口阻止,只是用著極為複雜的眼神凝望著女主角。
  接下來的十五分鐘,嗯……也許更久,黑眼鏡就這麼看著女主角自言自語般的重覆嘶吼著有關承諾的話題,而男主角依舊保持沉默,直到女主角忍無可忍地揚手搧了男主角一巴掌,那看似木頭的男主角才首次開口。
  ──『對不起,你要的我永遠也給不起,如果你真的受不了,那我們就分手吧……』男主角眼眶泛紅卻又極力隱忍的道,垂在身側的雙手甚至緊握顫抖,而清楚聽到男主角回答的女主角此時則是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顫抖著雙唇才微啟就像被人按了暫停鍵,畫面的左下角也緩緩映出『待續』兩個字。
  接著畫面就跳轉到下集預告以及片尾曲的部分,看完這沒頭沒尾更沒劇情的電視劇,黑眼鏡反常地陷入沉思,隱在墨鏡底下的視線則是落在不遠處半開的臥室門口。
  似乎是在回應黑眼鏡的視線,房內傳來了極小的動靜聲,不久後頂著一顆微亂髮型的張起靈緩緩步出房間。
  彼此接觸與錯開的視線幾乎是在秒瞬間完成。
  黑眼鏡看著坐到自己身側的張起靈,支手撐在腿上這麼問:「吶、小傢伙,你的表情可不可以跟你的髮型成成正比?」
  明明頂著一頭俏皮的黑色短髮,但卻配上一張近乎面無表情的冰塊臉,巨大的反差感雖也不失有趣,但黑眼鏡更想知道那人的表情若帶了點可愛元素會有怎樣衝擊的效過?
  輕笑出聲,黑眼鏡自行在腦袋補全了某些可以稱之為“獵奇”的有趣畫面。
  沒有理會對方的問話,張起靈淡漠的臉上染上些許不解,看著眼前又開始播放下一齣連續劇的電視,遲疑的反問:「你在看這個?」
  「嗯?」隨意瞥了眼螢幕畫面,黑眼鏡笑得很沒天良,「是啊,上次遇到小三爺的時候他跟我推薦這齣戲不錯看,狗血的夠味。」
  對於黑眼鏡明顯輕挑的語氣,張起靈選擇了沉默,而黑眼鏡也不怎麼介意,但嘴角卻悄悄揚起一抹惡作劇般的弧度。
  「我說小傢伙……我跟你都同居這麼久了,怎麼不見你給過我承諾?」
  黑眼鏡怪聲怪氣的道,語氣說是委屈又差了那麼些、說是認真倒又不像,更別說那依舊被墨鏡掩去大半張臉的清俊臉龐一點認真情緒都沒帶上。
  「承諾?」張起靈複誦著,對於同居人的怪異行徑他倒是沒有太意外,反倒是一臉認真地指著電視螢幕正在播放的男女主角告白片段,道:「這種承諾嗎?」
  ──『我愛你。』深情的男低音自老舊映像管內傳出,配上張起靈等待黑眼鏡答覆的認真表情,黑眼鏡幾乎是克制不住地讓笑聲溢出唇邊。
  「如果我說是呢?」黑眼鏡的嗓音裡還帶著笑意,但已沒有方才的怪異腔調。
  視線在黑眼鏡還有電視螢幕兩邊周旋著,張起靈就像個啞啞學語的孩子,近乎現學現賣地看著黑眼鏡,語調平板且字腔正圓地道:「我愛你。」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傢伙你果真有趣!跟你同居很考驗心臟啊!」
  黑眼鏡爽朗到無法制止的笑聲幾乎是在張起靈語畢的瞬間響起,不經意搭上對方肩上的手也在不知不覺間拉近兩人距離。
  但一直到黑眼鏡止住笑聲、關掉電視,張起靈還是沒從對方口中聽到任何有關承諾的後續話題。

  不過,那又何妨呢?
  淡淡的笑意緩緩染上張起靈唇角。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山中霧氣。嵐

Author:山中霧氣。嵐
腦熱之下就開了這個部落格。
交友歡迎,管理人絕對好聊XD
但請勿使用注音文與火星文。

目前跌坑於《進擊的巨人》,CP團兵、艾兵;《盜墓筆記》,CP黑瓶、邪瓶、黑花
歡迎同好搭訕XD


這裡基本上甚麼都放,日記、文章皆有。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我的噗浪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