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兵‧生賀‧R18】Happy Birthday, Erwin.

好像是第一次為了喜歡的角色寫生日賀文,完全呈現小宇宙爆發的狀態一天寫完XD

也是第一次寫團兵成人R18橋段,果然壽星的魔力(?)就是不一樣,哈!

總之,祝福團長生日大快樂塊肉~!!!也祝福大家吃肉愉快XD

----------------------



《Happy Birthday, Erwin》--山中霧氣(嵐)



  赤腳踩在柔軟的長毛地毯上,氤氳的水氣隨著敞開的門自浴室漫出,模糊了艾爾文身上過分凌厲的氣勢,淡金色的瀏海隨意地垂落在額前,艾爾文身上的白色浴袍穿得有些隨意,用以支撐的衣帶此刻只繫了個鬆垮垮的結。

  視線在觸及躺臥在床鋪上的某人時,艾爾文那雙淡色的眸子裡染上了毫不掩飾的寵溺,連嘴角都勾起一抹向上的弧度。

  走近床沿,艾爾文輕巧地將里維掌心下壓著的公文抽離,不難猜測對方又熬夜工作了。最近這陣子兵團事務繁雜,他們兩人雖住在一起,但艾爾文幾乎都忙到凌晨才結束工作,回到房間時里維往往已經休息了,除了每日的同床共枕,他們根本沒有其他多餘的交流。

  以指腹畫過里維緊閉的眼、挺俏的鼻梁,最終落至那連睡著都抿緊的薄唇,艾爾文俯身,輕輕地在里維的唇上落下一個淺吻,幾乎是在唇瓣相接觸的剎那,里維快速睜開雙眼,過近的距離讓兩人的視線皆毫不保留地撞進彼此眼底,而艾爾文好似一點也不意外,輕眨了眨帶笑的眼眸,藉著里維主動勾上自己脖頸的雙手,加深了這本意純粹的吻。

  舌尖探入里維微啟的嘴裡,艾爾文狀似不經意地舔過對方敏感的上顎,成功地惹來里微的輕顫還有殺傷力大打折扣的眼刀,讓他忍不住在唇舌交纏的時刻低沉地笑了,而聲帶的顫動也隨之帶動彼此勾纏著的軟舌,成功誘發出兩人沉寂好一陣子的情慾。

  艾爾文一手攬住里維纖細的腰身,另一手則是靈巧地解開對方身上過大的襯衫扣子,待里維漂亮的鎖骨敞露在空氣中時,艾爾文感覺舌間傳來一陣鈍痛,搭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也傳來向下跩的力道,將他整個人重壓在床鋪上,而本來被自己壓在身下的某人則是順勢翻身、長腿俐落跨過艾爾文腰側,成功扭轉兩人一上一下的方位。

  任由背部撞擊在柔軟的床墊上,艾爾文絲毫毫不介意由里維主導的小變化,反而頗為享受地由下而上欣賞對方半遮掩在襯衫下的美好線條,且……看著里維大方跨坐在自己腰上的姿勢,艾爾文才發現對方原本隱在棉被下的雙腿竟毫無布料遮掩,只有那件過大的白襯衫衣襬稍稍掩住了腿根處的曖昧地帶。

  將雙手輕輕搭在里維腰側,艾爾文眼神暗了暗,聲音低沉中透出一絲沙啞。

  「忘了告訴你,明天我放假,」視線掃過牆上的時鐘,「不……也許該說我今天放假。」

  「所以?」雙手抱胸,里維挺直著腰桿,似乎絲毫不覺得兩人在床上的姿勢有些過度曖昧,眼神中帶著慣有的傲氣俯看著說話沒頭沒腦的艾爾文。

  「所以我也一起幫你請假了。」

  挑高了眉,里維淡淡地應聲,「嗯哼……不意外。」

  對於艾爾文的擅作主張里維是真的不覺得意外,應該說他早就有心理準備明天無法如期上班,不過這部分他可沒打算告訴艾爾文,免得某人開心過頭到後來受罪的還是他。

  掌心從衣襬下方探入,艾爾文曖昧地在里維腰側的敏感帶摩娑著,道:「我也不意外你今天會送我如此大的驚喜,」看著情人穿上自己襯衫的迷人模樣,說實話艾爾文覺得非常賞心悅目,「不跟我說點什麼應景話嗎?還是……你願意現在就讓我領取我的生日禮物?」

  沒有阻止某人再次不安分的雙手,里維在艾爾文快要將自己身上的扣子全解光時,反問:「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要送你禮物了?」

  「兩隻都看見了。」艾爾文答的坦然,低醇的嗓音裡帶了點誘惑,配上唇邊毫不掩飾的溫柔微笑,讓里維一瞬間覺得自己就像個綁好蝴蝶結還自動送上門的愚蠢禮物……雖然、他的本意真是如此,但他現在有點想反悔了。

  似乎是看出戀人的想法,艾爾文的手指隔著薄薄的布料劃過里維的後臀,道:「里維,你該不是想反悔吧?」

  艾爾文帶了點激將意味的語氣還有對自己的過分了解,讓里維有些小不悅地抿了抿唇,不過都相處這麼久時間了,他自己對艾爾文的了解當然也不會少,思緒一轉,里維慵懶地偏過頭,刻意忽略艾爾文在自己身上的愛撫,單手抵在對方因浴袍敞開而赤裸的胸膛,道:「想要禮物可以,但……」用空著的另一隻手扯掉艾爾文腰間的繫帶,將柔軟的布料捏在手裡,里維的唇角緩緩勾起一抹向上的弧度,緩慢開闔的雙唇溢出帶著命令意味的句子:「你得先乖乖聽我的!」

  語畢的同時,里維擒住那雙在自己身上肆虐的手,不顧已經被剝落至肩膀的襯衫,將艾爾文的雙手高舉過頭,用浴袍繫帶在其手腕處仔仔細細地綁上一個漂亮的蝴蝶結,里維甚至還花了不少時間將繩結的左右兩邊調整至完全對稱。

  「里維?」艾爾文的聲音帶著疑惑,他無法理解戀人綁住自己雙手的用意為何,而且還繫了個光用手指頭就能輕鬆解開的不牢靠繩結。

  里維將艾爾文稍稍抬起的雙手再次下壓到柔軟的枕頭上,俯身湊到艾爾文耳邊輕聲道:「親愛的團長大人,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我這禮物也不是免費贈送的,所以在我沒說可以動之前不准亂動,也不准自己解開,否則……未來一個月你就去睡走廊吧。」

  滿意地看著某人瞬間乖巧不再試圖亂動的模樣,里維心情極好地笑了,漂亮的笑容隨著距離的縮減,印在艾爾文臉上,伴隨一記略為刺痛的啃咬,艾爾文敢肯定自己臉上絕對印上了一排整齊的牙印,不過只要戀人開心又不無不可呢?

  於是在艾爾文寵溺的默許下,里維的啃咬大業慢慢順勢而下。

  隨手撥開艾爾文身上有些零亂的浴袍,里維溫熱的氣息調皮地落在艾爾文的右胸上,激起周圍肌膚的小小顫慄,張嘴囓咬住挺立的那一點,里維在滿意地聽見某人難耐的抽氣聲、還有頂在自己臀部越發火熱的硬挺後,緩緩挪動下身,在有意無意地擦過艾爾文那處後,改為坐在艾爾文大腿上。

  「還挺精神的嘛!」

  鬆開嘴裡蹂躪過後的櫻紅乳頭,里維挺直上半身,以食指扣住大拇指指腹,輕彈了一記某人高昂的下半身,成功惹來艾爾文咬牙切齒的低吼。

  不悅地皺眉,「說過了不准亂動。」里維看著欲掙脫箝制的艾爾文,對方有些泛紅的眼睛裡染上了某種濃厚的色彩,讓里維下意識地避開視線。

  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緩緩握住眼前挺立的男根,里維的動作有些生澀的笨拙,畢竟過去在這方面往往都是艾爾文主導,加上某人的過分寵溺,讓他幾乎沒有為人服務的機會與經驗。

  不過看著艾爾文難耐的模樣與毫不掩飾的火熱視線,讓里維有些小得意地加重手中的力道與速度,不過太過於專心致志的後果,讓里維沒能及時注意到艾爾文眼底一閃即逝的衝動。

  靈巧地勾住手腕上的繫帶,艾爾文迅速解開箝制,一個翻身便將里維重新壓制在身下,狂熱的吻也隨之攫住里維張口欲言的嘴,讓里維沒來得及吐出的咒罵全數隱沒在喉嚨裡轉化為低沉模糊的呻吟。

  濕熱的吻順著下巴的優美曲線移至里維的側頸,艾爾文重重地在對方白皙的皮膚上吮吻出一朵朵艷麗的紅印,吻與吻之間交雜的則是艾爾文帶著小小抱怨的咕噥──

  「再忍下去真的會被你給玩死……」

  艾爾文壓低身體讓兩人的下半身緊密地貼合,寬闊的手掌則是牽引著里維的手一同握住兩人的灼熱、一起撫慰。

  將臉整個埋進艾爾文肩窩,里維消極地配合著對方的擺弄速度,隨著染上掌心的濕潤越盛,里維毫不忍耐地在艾爾文以指尖揉壓過頂端時率先釋放,溫熱的液體瞬間沾滿兩人的下腹部,還有彼此交疊的雙手。

  艾爾文看著掌心不屬於自己的白濁,笑而不語,他知道戀人在某些方面的臉皮其實很薄。

  向後退開一段距離,艾爾文單手勾起里維的左腳,將還沾滿液體的右手由下而上輕柔地按摩著對方股縫間的穴口,每一次的床事艾爾文總是不厭其煩地為戀人擴張、軟化,就怕準備不足夠讓對方嚐到不必要的疼痛,不過十有九次這樣過分的體貼反而只會讓某人炸毛的抗議。

  「唔……」咬緊下唇,對於在自己體內來回肆虐的手指里維是怎樣也無法習慣。

  伸手擒住艾爾文尚在動作的右手腕,里維的聲音帶著喑啞還有毫不掩飾的羞惱,「已經夠了……!」

  語末,艾爾文也依言撤出手指,俯身輕輕吻了吻戀人微紅的眼角,艾爾文精實的腰身也隨之下沉,利用手上殘留的液體潤滑柱身,艾爾文緩緩將自己已經忍耐到極限的灼熱頂入戀人體內,可即便再小心仍無可避免地聽見耳邊壓抑過後的痛呼,艾爾文低聲地說了句抱歉後便狠狠吻住里維的雙唇,不容拒絕地舞動起下半身,過激的速度與力道讓里維只能展開雙臂緊擁住眼前的人,想藉以稍稍轉移那自體內深處湧上的其妙感覺。

  不過艾爾文卻騰出一隻手再次撫上里維因為疼痛而略為萎靡的下身,熟稔的愛撫與激烈的抽插讓里維無法克制地輕顫,熟悉的欲望也再次覺醒,讓里維重獲自由的雙唇自然地溢出誘人的低吟。

  不再試圖忍耐,里維依循著本能迎合艾爾文的頂弄,而艾爾文擒住里維分身的手也沒有因此落了動作,依舊盡責地為其堆疊出更高的歡愉,待里維二次釋放時,艾爾文的脖頸間也多了一枚重重的齒痕。

  尖銳的疼痛伴隨里維體內的連續收縮,讓艾爾文也低吼著隨之釋放。

  情事過後的片刻總是慵懶,濃厚而曖昧的氣味繚繞在兩人之間,里維放任自己向後靠在柔軟的枕頭上,半掩的眼眸裡盈著一層薄薄的生理性水光,而艾爾文則是早已撤出戀人體內,溫柔地將里維額前汗濕的瀏海向後攏,隨之準備下床為戀人準備清理的毛巾還有熱水,不過……

  里維繃直腳尖,搶在艾爾文起身前以腳掌蹭了蹭對方尚未全消的硬挺。

  「你確定一次就夠了?」雙眼微挑,里維緩緩啟唇反問,但腳下的動作卻是極其故意地挑逗著,先是以指尖在頂端摩娑,再利用指縫間與柱身的摩擦徹底勾起艾爾文體內尚未滿足的慾望。

  單手支額斜斜地躺臥著,里維此刻閒適的表情與下身的惡作劇行為形成完全的反差,看著艾爾文越發深沉的眼眸,里維唇邊的笑容更深了,甚至還搧風點火地補了一句:「別說我沒提醒你,生日禮物可是一年只有一次的。」

  於是當里維整個人被艾爾文面對面抱起,以跨坐的姿勢被再一次重重頂入時,里維只是驚呼了一聲便隨對方折騰去了,不過里維卻沒想到艾爾文竟是如此禁不起挑逗……

  將臉整個埋進枕頭裡,里維被迫曲起雙膝趴跪在床上,而艾爾文扣在自己腰上的雙手則是順勢提拉起自己的臀部,將已經不知道釋放過幾回的堅挺重新填滿體內,大量濕濡的液體則因擠壓過度而順勢流淌而下,那畫面淫靡地極其誘人,讓艾爾文又要了里維兩次才正式結束這場過分漫長的情事。

  待艾爾文清理完彼此的狼藉後,窗外已微微透出淺藍色的亮光,而蜷縮在自己懷裡的里維則早已昏睡過去,在戀人額前吻了吻,艾爾文小聲地朝里維的睡顏說了句謝謝,隨後也閉上了雙眼。


《偽‧完》


  隔日,美好的夜晚在旭日東升後並沒有得到延續。

  艾爾文在睡醒的剎那心滿意足地看見里維朝自己微笑的側臉,就在他想開口道早時,里維已率先開口:「艾爾文,還記得我昨晚說過的話嗎?」

  昨晚?艾爾文疑惑地回想著前一夜的點點滴滴,但是除了香艷的片段他並不記得里維有說……腦海中迅速閃過里維在自己耳邊的低語──『親愛的團長大人,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我這禮物也不是免費贈送的,所以在我沒說可以動之前不准亂動,也不准自己解開,否則……未來一個月你就去睡走廊吧。』

  「想起來了?」里維笑著穿戴好衣服,在走出房門前,輕倚著門框柔聲道,「從今天開始的一個月,記得自己領著枕頭棉被睡走廊去。」

  於是當天晚上偉大的團長大人被迫流浪調查兵團走廊的傳言便不脛而走。


《完》












偷偷說:我發誓我作死團長真的是因為愛他XD(去死)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山中霧氣。嵐

Author:山中霧氣。嵐
腦熱之下就開了這個部落格。
交友歡迎,管理人絕對好聊XD
但請勿使用注音文與火星文。

目前跌坑於《進擊的巨人》,CP團兵、艾兵;《盜墓筆記》,CP黑瓶、邪瓶、黑花
歡迎同好搭訕XD


這裡基本上甚麼都放,日記、文章皆有。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我的噗浪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