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團兵圖文雙人合本‧LIVE

封面
未命名!

實體書開箱
開箱條圖

【書名】LIVE
【作者】Comic:依萊、Novel:山中霧氣(嵐)
【封面製作】依萊
【取向】進擊的巨人同人衍生創作
【配對】團長X兵長
【級別】Comic:R15、Novel:全年齡向
    (警語:小說主線為地下街時期,含大量假設)
【規格類型】A5直書膠裝右翻/圖文合本
【頁數】共100P
【售價】單價200元整
    套組(書*1+吊飾*1)價250元整

吊飾
029.jpg

吊飾實體開箱+使用說明
團兵Q版吊飾簡易使用說明

【商品】團兵Q版環保軟膠吊飾
【作者】依萊
【規格】60.00mm X 54.85mm
【單價】100元整


《漫畫試閱》
《下收小說試閱↓》
[團兵合本‧小說試閱]LIVE--山中霧氣(嵐)


◎主時間軸為里維在地下街時期到加入兵團前
◎含大量假設與兵長中心向

--------------------


**段落一**

  「里維先生,恭喜您再次獲勝!這是您今天的獎金,已主動幫您扣除欠款利息,請您稍做清點。」

  看著被派發員平穩托在掌心上的銀盤,上頭放置的一小疊鈔票與盤子的大小形成可憐的強烈對比,拼死用命換來的也不過是只足夠自己溫飽一個月的微薄獎金,里維向上勾起的唇角透出幾分譏諷。

  所謂的『死亡賽事』其實就是掌控地下街的那群勢力發展出的剝削性賭博遊戲,而會選擇上台比賽的也幾乎都是被生活逼迫到走投無路的地下街居民。

  在地下街普遍存在著貧窮的問題,人口組成有一半為外來的移民者,因為各種原因選擇接受地下街勢力的庇護,但代價則是需要繳交高額的費用,若沒錢則強迫高額貸款,每年收取百分之一的利息,雖免費保障個人生活的最低水平、供吃供住,但在還清債款前不能離開地下街;另一半的組成則是與外界的人口買賣,因此地下街裡多的是孤兒,那些孩子在年滿十二歲以前都會被關在一處地下居所統一看管,除了要負責固定的勞力生產,還需要學習各種體術,每日則是只發放兩餐,不足的食物讓孩子們在很小的時候就被迫發展出一套弱肉強食的生活型態,而唯一對外連接地面的則是一扇十五米高、有著數個圓孔的方型鐵門,每天早晚那扇門都會固定打開半小時輸送食物與基本物資,通常那時候也是所有孩子最期待而興奮的一刻,因為對懵懂的他們而言,那扇門外的世界是自由的象徵,心中懷抱的希望更是激勵他們快速成長蛻變的動機。

  但里維在滿十二歲後首次離開地下居所到期盼已久的地面時,他才明瞭所謂的希望只不過是那些權力者塗滿蜜糖的謊言,因為年滿十二歲時他們就只能自己養活自己,地下街再也不會提供任何免費物資,若想離開地下街到外面的世界生活,就得先還清自己當初的賣身債,而債務從被賣入的第一年便開始計算利息,鉅額的欠費絕對是一個十二歲大的孩子無法光用普通勞力償還的,於是便有許多人前仆後繼地參加『死亡賽事』,企圖利用生命搏取鉅額的報酬、換取自由,只是在這八年間,里維還沒有聽說過有誰成功為自己贏得到足夠的獎金,脫離地下街的控制。

  然而也有一部分的人不願意選擇如此緩慢而危險的方式還債,他們寧可奮力一搏、直接逃亡,但出逃成功機率卻是微乎其微的低,一方面是因為地下街發達的情報網絡幾乎遍佈了整個王都,只要稍有不慎便容易形跡敗露;另一方面則是在地下街流通的貨幣與外界的完全無法通用,甚至不被承認價值,即使逃亡成功也是身無分文。

  以斗篷的帽子將自己的臉遮個嚴實,趁著夜色的遮掩,里維在錯綜複雜的小巷道裡快步行走,最終停在一處矮小破舊的平房前。

  曲起食指,里維極有節奏地敲響眼前的木門,隨即門內也傳來一連串忽快忽慢的敲擊聲──就像是什麼確認信號,里維仔細聽完那長短不一的節奏後,快速在門板上敲出三節長音、兩節短音,那扇薄木門才吱呀一聲地拉開一小片裂縫,門後的人並沒有露面,僅只是遞出一個方盒,伴隨蒼老而喑啞的詢問聲。

  「換什麼?」

  「錢。」將先前贏來的獎金拿出大半放到方盒內,對方很快地收回盒子後,再次遞出來時裡頭已經換成小小一捆紙鈔──那是禁止在地下街出現的外界貨幣。



**段落二**

  又是一樣吵雜的喧囂聲,空氣裡瀰漫著讓人作噁的腐朽氣息。

  里維一個人待在『死亡賽事』後台的選手休息室內,幾片薄薄的牆壁還有那扇充當出入口的薄木板門都無法抵擋自觀眾席上傳來的激昂情緒。

  突然間門外傳來兩聲禮貌的敲擊聲,但對方隨後直接推開門的舉動卻跟禮貌一點也沾不上邊,來人是一名服務員,用著毫無起伏的語調道:「里維先生,比賽即將在三分鐘後開始,請您往擂台移動。」

  語畢,服務員精準地側身四十五度鞠躬,朝外側的手則是在空中畫出完美的半圓,指向外頭那條幽暗長廊,而里維很清楚,在黑暗盡頭等待他的便是那承載了無數人貪嗔癡的死亡擂台。

  起身緩緩向前邁開步伐,里維以為自己會很緊張,但是當他一階一階朝著擂台拾級而上時,心情卻是超乎預料的平靜。

  看著佔據在擂台對側的三個男人,里維嘴角勾起的弧度充滿了嘲諷,該說一點也不意外嗎?在主動申請參加挑戰賽的時候,他就有想過在擂台上可能遇到的不利情況,卻沒想到那群勢利的老傢伙倒是給了他不小的驚喜,向來一對一的『死亡賽事』居然會為他破例,直接送給他三位贏率分別保持在六、七、八成的對手。

  視線分別掃過前方的三個男人,最右側的是個身材極為高挑的光頭男人,全黑的衣著配上對方的面無表情,讓男人的存在感比其他兩人低上許多,里維不記得對方的名字,但若沒記錯光頭就是贏率七成的那位;中間的則是與自己差不多高的娃娃臉年輕男孩,亮金色的髮色極為讓人注目,臉上甚至掛滿了看似無害的燦爛笑容,讓人很難將男孩跟贏率八成這件事聯想在一起;而最左側的男人看起來就好理解多了,發達的肌肉配上躍躍欲試的躁動情緒,讓里維快速決定從壯碩男人這頭開始下手。

  但中間的娃娃臉卻突然閃身至里維面前,揚著一張笑咪咪的臉,朗聲道:「你好,初次見面,我叫布羅,很高興也很期待這次能跟你交手,希望這次我們都能玩得盡興喔!」

  對於布羅語末特意放緩音調的那句話,某種危險的氛圍隨之蔓延在兩人之間,里維的眼神暗自一斂,稍稍向後拉開一段有利的防守距離。

  「我不想浪費時間,你們誰要先上?」

  布羅故做為難地看了左右兩個人,單手支在下巴,指尖在臉頰邊點了又點後才開口:「一定要分先後順序嗎?這樣可真為難人,我們三人可都很期待能跟你過招呢!要是誰先把你玩殘了那後面的人可不就虧大了?這樣可不好,不如……我先上吧?」

  尾音是帶有詢問句的上揚音調,但布羅顯然沒打算得到里維的答覆,一直背在身後的雙手迅速架在身前,金屬特有的銀光閃過眼前,套在布羅雙手上的是宛如野獸利爪的鋒利長勾型武器。

  看著對方臉上帶著詭異興奮的笑容,里維側身險險閃過布羅首次的攻擊,卻有些不解地看著自己腰側被劃破的衣物,他剛才明明已經計算好閃躲的角度,但布羅的速度卻更快,幾乎是在自己採取行動的瞬間馬上跟著改變攻擊方向。

  不等里維細想,布羅的金屬爪子又再一次朝他身上而來,卻屢屢錯開要害,宛如貓撓在里維身上留下深淺不一、無傷大雅的爪痕。

  皺眉看著自己身上的傷,里維緊緊皺起眉頭,對於布羅天真無邪的笑聲他只覺得欠揍至極!

  拔出腰側的短刀架住臉前的銀爪,里維將刀柄反手一扭,快速將對方手上鋒利的武器往布羅的脖子壓去,勾拉出四道略深的血痕,同時間里維的腹部也被布羅另一隻手上的爪子劃上了相同的傷口,這一次不再是方才那種小打小鬧的力道,深深勾進肉裡的利爪順著拖拉的力道翻出一片艷色。

  相互拉開距離,布羅伸手抹了一把自己脖子上的血跡,以舌尖輕輕舔吮著指尖,亮色的眸子瞬間染上了一種瘋狂的色彩,配上不經意抹到嘴唇上的艷紅血跡,讓布羅看似天真可愛的模樣變得極為詭譎。

  用力摀住腹部冒血的傷口,里維並沒有時間可以喘息,身體被從右側猛然竄出的壯碩男人一撞,還沒穩住身體雙腳就已被迫離地,男人的手緊緊扣在里維腰上,輕鬆在空中把人旋轉了一百八十度,呈現頭下腳上的姿勢後,雙膝微蹲向上一躍,大喝一聲、利用下墜的力道將里維的頭部往地面狠撞下去。



**段落三**

  抽出一件熨燙整齊的白襯衫,里維在身上比劃了一下,嘖了一聲不太甘願地穿在身上,再把衣袖向上翻捲了好幾折,至於整個蓋過大腿的衣襬里維選擇先忽略,但里維卻沒料到兩人之間最大的差異不是體格,而是腿長。

  雙手拎著褲腰,既不合腰、長度又過甚的褲子里維只要一鬆手就會順勢落地,看著自己在鏡子裡頭的滑稽模樣,里維最後決定只穿上白襯衫,過長的衣襬則恰好可以完全遮掩他腰上的武器。

  而艾爾文一進門看到的便是穿著寬大襯衫坐在床邊看書的里維,過大而寬鬆的衣服襯得里維整個人更為嬌小年輕。

  「傷口好多了嗎?」

  視線依舊鎖在書上,里維掀掀唇,「死不了。」

  看著少年已不像早上過度蒼白的臉色,艾爾文淡淡應了聲便如往常處理起自己的事,靜謐的空間裡他們兩人各據一方,誰也不打擾誰。

  直到晚餐時間,艾爾文拿起餐桌上的麵包,撕了一小塊放入口中後,一邊進食一邊不經意地開口:「愛瑪她很想你,這八年來你住過的房間她一直都保留著、每天打掃,她總是笑著說你一定會再回來,今天愛瑪甚至跟我提到昨天她總覺得有人在窗外看她,但出去又發現並沒有人在外面。」

  沒有預料到艾爾文會主動提及愛瑪的事,里維拿湯匙的手微征,一個不小心就在餐具上撞擊出清脆聲響,里維聽見自己的聲音乾澀得可怕。

  「這幾年……愛瑪她過得還好嗎?」

  「還好,你剛走的那陣子愛瑪時常會打開大門往外看,她說怕你又一聲不響地站在外頭不進來,這幾年間已經好多了,偶爾才會提到你的名字,不過每年你離開的那一天,愛瑪都會親手烤一個蛋糕放在窗台。」

  指尖微顫,里維有些不敢置信地聽著艾爾文說的話,他總擔心著愛瑪是否還記得自己、是否討厭自己,卻沒料到至始至終,愛瑪竟是如此惦記著他。

  說不清心口湧上的暖意是什麼感覺,但第一次……里維無比慶幸自己有成功逃離地下街,不過──

  「你不怕我的出現會再給愛瑪帶來威脅嗎?」揚起頭,里維的腦海裡閃過八年前的那些畫面,當初是艾爾文打碎自己的僥倖與驕傲,讓自己看清現實,他很好奇這一次對方聽到一樣的假設句會是什麼反應。

  「你不會,」艾爾文再一次吐出早上說過的那三個字,看著里維的雙眼清明得好似能夠穿透一切,「有過之前那件事,這次你一定是做足了準備才會再次出現的不是嗎?至於你做了什麼準備我並不曉得,但我想一定跟你身上的傷口脫不了太大關係吧?」

  毫不閃躲地迎上艾爾文的視線,里維輕笑出聲,單手撐著桌面,傾身拉近彼此距離,直到能夠清楚地從艾爾文眼底看見自己的倒影,里維才緩緩開口:「說真的,我還真討厭這種被人觀察、洞悉的感覺,讓我來猜猜看……偉大的調查兵團團長艾爾文,你該不會又像以前一樣特地花時間調查過我了吧?」

  迎著少年冰冷而帶有攻擊性的視線,艾爾文仍舊他保持一貫的風格。

  「不是,這一次沒有必要。」

  聽著男人慣用的分析語氣,里維有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無力感,同時卻又覺得有些惱火,似乎從以前就是如此,任何事情都好似在艾爾文的預料之中,他總能冷靜地判斷、分析、下結論,而那毫無情緒波動的淡色雙眸總是寫滿各種討人厭的瞭然。

  里維忿忿地坐回原位繼續進食,卻不料動作太大的後果就是牽動腹部的傷口,一瞬間鑽心的疼痛讓里維沒忍住聲音,而坐在對面的艾爾文幾乎是在里維吃痛皺眉時,便已起身走到里維身旁,修長的手指正要觸及襯衫扣子的瞬間,里維已迅速將男人的手打偏,另一隻手則是同時間抽出腰間短刀,反手將刀尖壓在艾爾文脖子上。

  「幹什麼?」里維冷聲問道。


TBC.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Re: No title

你好~
不客氣,我才要謝謝你對我自己腦補的兵長地下街時期有興趣啊>////<
之前看過很多很棒的糧食,但發現大家對於兵長的過去往往都是帶過,
於是腦熱之下就忍不住自己寫了XD(還爆字爆得很徹底 哈)

歡迎到時候ONLY場來攤位上玩&聊天唷~
也謝謝你的預定>///<
自我介紹

山中霧氣。嵐

Author:山中霧氣。嵐
腦熱之下就開了這個部落格。
交友歡迎,管理人絕對好聊XD
但請勿使用注音文與火星文。

目前跌坑於《進擊的巨人》,CP團兵、艾兵;《盜墓筆記》,CP黑瓶、邪瓶、黑花
歡迎同好搭訕XD


這裡基本上甚麼都放,日記、文章皆有。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我的噗浪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