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工商】盜墓筆記衍生創作‧黑瓶本《眷之所終》

昨天去完CWT後就臨時決定要在盜墓ONLY出個薄薄的突發本啦XDDDD
這篇黑瓶走小品路線,以甜度來講大概是平淡中帶了微微甜,歡迎大家參考一下下方試閱囉~


因為決定的太突然,所以這次封面還是由我自己操刀XD"""
對於黑瓶,小哥給我的感覺就像平靜的水藍色,而瞎瞎則是具侵略性的黑色。
封面


始於『眷』、終於『眷』,
這是屬於他們兩人的同居故事。

【書名】眷之所終
【作者】山中霧氣(嵐)
【封面製作】山中霧氣(嵐)
【取向】盜墓筆記同人衍生創作
【配對】黑瓶
【級別】全年齡向
【規格類型】A5直書騎馬釘本右翻/純文本
【字數】約7千
【特典】無
【售價】50元整
【預定截止日期】即日起~2013/08/23 23:59止
【參加場次】8/31盜墓ONLY-再探格爾木 直參社團:這是個坑 攤位號碼:口腔科第九診


預訂表單這邊請


↓↓試閱請下收↓↓


  照顧一個失憶的人對黑眼鏡而言是從未有過的經驗,既然有人願意付錢,那麼嘗試一回又何妨?

  在黑眼鏡的印象裡,張起靈是個有趣的小傢伙,淡漠且孑然一身,與其說是世界遺棄了他,倒不如說是他自己不想與這世界有任何瓜葛。而這麼有趣的小傢伙又偏偏有雙倔強的漂亮眼神,讓他總忍不住逗弄,看著對方難得染上怒火的表情也不失為一種惡趣味。

  不過黑眼鏡沒有料到再一次見到張起靈,對方身上竟已沒有當初吸引他的任何特質,像個空有體溫、呼吸的人形玩偶,連那雙眼睛都不復以往,只留下靜如死水的空洞深幽,讓黑眼鏡瞬間想把人塞回去長沙還小三爺。

  這麼無趣的活還真只有酬勞高這點吸引人吶!

  「我這裡沒多的空房,你就睡這兒吧!」黑眼鏡拿了一條毯子丟給打從進門就蜷縮在沙發上的那人,張起靈雙手環住併攏曲起的腿,斂下的眼讓人看不清其中神情,只留下打在眼下的如扇陰影。

  一如預料地沒有得到任何回應,黑眼鏡唇角一勾,旋身進房,不打算再搭理自己的新房客。

  不過也許是一直以來都獨身而居的關係,現下屋子裡突然多了另一人的氣息,讓黑眼鏡的末梢神經有些失控地緊繃著,自床上翻身坐起,黑眼鏡隨手點了根菸,深深將那菸草的辛辣吸入肺部,緩解體內的莫名躁動。

  視線順著敞開的房門向外望,黑眼鏡不意外地看見同樣清醒的張起靈,姿態不再蜷縮,張起靈披著毛毯偏頭凝視落地窗外,外頭的昏暗街燈朦朧地打在張起靈臉上,柔和了對方身上濃烈的空洞氣息,多了分過往熟悉的淡漠。

  第一夜,黑眼鏡就這麼看著張起靈單薄的背影孤坐在沙發上,向外望了一宿。

  當清晨第一道曙光映射進張起靈眼底時,黑眼鏡聽到對方喑啞著嗓音,淡淡開口問:「我是誰?」

  「小傢伙,你的名字就叫小傢伙。」

  近乎直觀的惡質答案就這麼溢出唇邊,沒有任何理由,僅只是想知道對方是否又會像以前一樣,執著地對自己的一切刨根究柢。

  不過……看著又再一次沉默的張起靈,黑眼鏡很難形容自己心底的感覺究竟是失望還是感到新奇。


***


  照顧張起靈這活意外地輕鬆,基本上只要定時放飯,對方就會乖巧地、毫不挑剔地吃完,至於睡覺、生理排泄這些日常瑣事對方則是會自己搞定,絲毫不需要人操心。

  時間的流逝對張起靈來說好似一點也不具意義,蜷曲的姿態似乎也是最能讓他安心的舉動,黑眼鏡發現對方甚至可以毫不眨眼地凝視房內一角整整一小時。

  這樣毫無成就感的看護工作讓黑眼鏡在供應完對方三餐後,忍不住興起想挑戰對方底線的念頭。

  於是第二天晚餐後,黑眼鏡噙著笑從冰箱裡拿出下午出門採買食材時,女店員半買半相送的草莓蛋糕,連著叉子一起塞進張起靈手中,道:

  「吶,飯後甜點。」尾音上揚。

  「……」沉默地將視線小幅度地移轉,張起靈現在已經會對黑眼鏡的聲音產生些微反應。

  掌心輕托著冰涼且綴滿鮮奶油的小巧蛋糕,張起靈拿著叉子,有些遲疑但又確實地一口一口吃掉甜膩的草莓蛋糕,眉眼裡甚至毫無抗拒,讓黑眼鏡忍不住懷疑對方失去的除了記憶,興許還有味覺吧!

  坐在張起靈對面,黑眼鏡支手撐頰,語調裡帶了點失望:「真是不好玩呢!」若是未失憶前的張起靈,只怕那草莓蛋糕根本不會進對方胃袋,而是砸個自己滿頭滿臉吧!

  伸手抹去對方唇邊不小心沾上的鮮奶油,黑眼鏡就著指尖淺嘗了一口,「真甜……」

  現在的這個張起靈與過去黑眼鏡熟悉的張起靈無從比較,卻又處處讓黑眼鏡感到違和與隱隱欲發的煩躁感,每次對上那雙失去執著的黑眸,就像是看著一塊被過度漂白的畫布,過份蒼白反而讓人沒有興趣在上頭染上其他色調。

  處理完對方手上殘餘的蛋糕殘骸,黑眼鏡回到房內倒臥在柔軟的雙人床上,以手臂覆於雙眼之上。

  第二夜,是否還是一夜無眠,不得而知。


***


  翌日一早,黑眼鏡就接到小三爺的來電,對方一如以往的碎念,十句話有八句話都圍繞在張起靈身上打轉,剩下兩句話,一句是通知自己錢已入帳,另一句則是吩咐自己帶張起靈出門溜達溜達順便購置生活行頭。

  絮亂嘮叨的叮嚀讓黑眼鏡敷衍著掛了電話。

  「真是……這麼擔心怎麼不自己照顧呢?」黑眼鏡將話筒掛好,隨即又想到對方似乎在一開始有說過要去哪兒調查造成張起靈失憶的緣由,所以只好把人託給自己照顧?嗯……偏了偏頭,黑眼鏡笑得有些無良。

  無所謂了,反正當初也只答應照顧那傢伙一週,時間一到一切就與他無關。

  「走吧,你家金主讓我帶你出門購置些生活行頭。」

  隨意拿了套舊衣物給張起靈換上,黑眼鏡看著兩手垂在身側,靜靜站在門口的張起靈,對方那雙因失憶而寫滿純淨氣質的黑色眼眸此時正緩慢地眨著,一點也不好奇要被人帶去哪裡,僅只是乖巧地佇立著、等待著。

  「讓你以這模樣上街,小三爺還真是夠放心的!」黑眼鏡偏頭考慮了會要不用條繩子把人拴著?不然以張起靈這呆蠢的模樣,八成被人拐了也不懂得判斷。

  不過黑眼鏡想了想,拴著人在街上溜達似乎還是太招搖了,只好走上前,拉過張起靈微涼的手心,以筆在上頭寫下自家地址與電話,道:

  「走丟了就在路上抓個人帶你回來,當然,不回來我更省事。」

  而張起靈的反應還是一貫的漠然。


***


  一前一後的身影從沒交疊過,黑眼鏡第一次體驗了帶人出門逛大街,實質卻像帶寵物出門放風的其妙體驗。

  一路上他們買的東西並不算多,畢竟一週的時間現下也已是第三天,剩餘的四天黑眼鏡料想對方除了吃這部分會有所消耗,其他面向大概也不太會有所需求吧!

  伸手遮掩越發刺眼的陽光,黑眼鏡隱在墨鏡下的眼不自主的微瞇,某種熟悉的灼熱感也悄悄在眼眶蔓延。

  「吶!小傢伙,」側身背光,「回去了!」

  沒有任何詢問的意思,如同出門時的一貫自我,黑眼鏡錯身經過張起靈身旁,而一直乖巧跟在身後的輕淺的步伐也在遲疑後跟上,卻又剛好地在兩人之間拉開一道穩定的距離,如同失憶前張起靈在斗裡的習性,不輕易相信、依靠任何人,所以總是拒人於特定的距離之外。

  果然即使失憶也有些東西會根深柢固地留下來嗎?

  緩緩放慢步調,直至停下腳步黑眼鏡都沒有轉頭,但他知道一直跟在身後的那人已在上一個街口與自己背道而馳。

  也許張起靈根深柢固的不只是與人之間的疏離,還有慣性失蹤這點吧?


  回到沒有他人陌生氣息的住所,黑眼鏡終於感受到久違的自在感,這三天來的日子雖然一切都看似平和,但在彼此互不干擾的生活模式下,反而處處是牽制。

  坐在沙發上抽出腰間這幾天來從未離過身的槍械,黑眼鏡有些隨意地把玩著,不是沒有想過私下解決已不再讓他感興趣的張起靈,但每到夜晚,那人迎著夜色向外凝望的神情卻又奇異地讓他感到些許玩味。

  也只有在那時,張起靈那雙空洞漠然的雙眼才會因光影的折射而染上一絲過去的執著,而黑眼鏡知道,他所感興趣的正是過去對方那雙擁有傲骨氣質的眼,只可惜,現下別說對方已失去那樣的眼神,連人都不見蹤影了。

  至於張起靈失蹤這事,黑眼鏡並不打算太早告訴小三爺,錢才剛拿到手就把人搞丟這事怎麼說都不光彩吶!

  況且……他也想看看張起靈是否真如過往,再次堅決地踏上尋找記憶的愚蠢道路。



[試閱‧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山中霧氣。嵐

Author:山中霧氣。嵐
腦熱之下就開了這個部落格。
交友歡迎,管理人絕對好聊XD
但請勿使用注音文與火星文。

目前跌坑於《進擊的巨人》,CP團兵、艾兵;《盜墓筆記》,CP黑瓶、邪瓶、黑花
歡迎同好搭訕XD


這裡基本上甚麼都放,日記、文章皆有。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我的噗浪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