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盜墓筆記衍生創作‧煩邪本《春去春又來》

此本突發是以煩邪的妄想中心為主,所有的一切皆以夢境呈現。
簡單點來說就是吳邪個人在春夢裡看似幸福卻屢屢以悲劇收場的小故事^q^(作者對吳邪的愛是很扭曲的,啾咪)

想知道年過三十的處男吳邪內心不為人知的齷齪一面嗎?歡迎先下收試閱XD



封面如下,原諒作者突發之於對於PS只會使用筆刷跟基本素材OTZ
春去春又來封面


每個男人心中都存有一種野性的征服慾,吳邪也不例外。
當現實的理性過份壓抑,本我的慾望就愈是蓬勃。
而一個人的夢境,正是其對於慾望的詮釋與抒解。

【書名】春去春又來(白話翻譯叫做:煩邪的春夢日記之看得到吃不到^q^)
【作者】山中霧氣(嵐)
【封面製作】山中霧氣(嵐)
【取向】盜墓筆記同人衍生創作
【配對】煩邪中心,無配對向,黑眼鏡(性轉+非性轉)有、張起靈(性轉+非性轉)有,外加小小的跑龍套配角王盟
【級別】R15(吧?)
【規格類型】A5直書騎馬釘本右翻/純文本
【字數】約1萬2
【特典】無
【插花/插圖】依萊
【售價】100元整
【預定截止日期】即日起~2013/08/23 23:59止
【參加場次】8/31盜墓ONLY-再探格爾木 直參社團:這是個坑 攤位號碼:口腔科第九診



↓↓試閱請下收↓↓
【試閱節錄1】

  吳邪做了一個夢,一個明知道是虛幻不實,卻仍舊身陷其中無法自拔的夢境。

  舒服地仰躺在柔軟且彈性適中的高級床墊上,即便是在夢裡,吳邪仍能感覺到他那張席夢思名床的各種舒適觸感,若不是全身異常軟綿、連睜開眼睛的力氣也沒有的制約太熟悉,吳邪甚至懷疑他根本只是失眠睡不著覺而產生某種程度上的幻覺。
  但在接連好幾天的相同夢境中,吳邪知道這一切絕對不是幻覺,而是既真實又赤裸的美夢。
  在心底估量著時間,吳邪有些緊張地嚥了口唾沫,平放在身側的手也不自主地攏緊床單──雖然從自身湧上的莫名乏力感讓他實際上只是微微勾動了指節,但這些小事吳邪都不在乎,他在乎的是某個等會就會出現在他夢境中的人──他朝思暮想、盼了整整十年的那人。
  十年的時間很長很久,正是能將一個人的思念膨發到最大值的歲月;記憶中對於那人的色彩也從未淡去,如潺潺流水,沉穩且神祕的藏青色正在吳邪腦海中緩緩化型、勾勒出那張極有特色的容顏。
  似乎是在回應吳邪的期待,空氣裡傳來不一樣的波動,伴隨細微而漸近的輕巧足音──吳邪幾乎可以從那細微的節奏中幻見那雙正赤裸踩在地板上的小巧美足。
  最終那步伐止於床尾,幾秒鐘的沉寂裡,吳邪感覺對方的視線毫無保留、赤裸而專注地聚焦在自己身上,但還不等吳邪臉紅個徹底,自床尾傳來的凹陷感便瞬間奪去吳邪早已心猿意馬的思緒。
  由單點壓力引起的局部凹陷,讓吳邪忍不住繃緊神經地想,究竟對方現在是彎膝跪於床邊呢?還是傾身以掌心壓在床墊上呢?又或是側身坐在床沿呢?然而不等吳邪分析出個所以然來,床墊上頭凹陷的重心又再一次改變,隨著範圍的擴大、布料與床單的窸窣磨擦聲,吳邪猜想對方大抵已完全棲身於床上了。
  興許是距離的縮短,某種淡雅的清香輕淺地繚繞在吳邪鼻間,伴隨對方身上衣料時不時掃過吳邪小腿的輕柔觸感,就好似雙重挑逗,讓吳邪忍不住繃直了腳尖,微顫的肌肉線條幾乎藏不住主人興奮的情緒。
  接著一雙柔軟卻又帶著些微薄繭的小手輕輕搭在吳邪的腳背上,指尖以畫圓的方式淺淺地向上移動,時不時又以恰到好處的力道按壓在吳邪過度緊繃的肌肉上,待其舒緩後才繼續往上,像是單純又貼心的按摩,卻又藏著讓人難耐的曖昧暗示。
  很快地,那雙手越過了膝蓋,原本按摩性質的行為也在對方觸及吳邪敏感的大腿內側時宣告變質,細膩嫩滑的指尖宛如嬉戲地四處游移,卻又總在即將觸及吳邪腿間的禁忌地帶時,覆又若即若離地撤離,調皮地讓吳邪體會到什麼叫痛並快樂著,尤其他現在的狀況是完全性地無法動彈,感受甚深吶!
  咬緊牙關忍耐著體內被不道德挑起的慾望,床墊上的壓力分佈又再一次改變
,這一次的凹陷從單點變為同時落在吳邪大腿兩側的複數壓力源,接著一種極富彈性又柔韌的觸感緩慢地由上而下壓在吳邪大腿上,熟悉的情節讓吳邪很快知曉壓在自己腿上的是對方緊實且形狀姣好宛如蜜桃般可口的臀部。
  雖然無法睜眼欣賞對方現在坐在自己身上的模樣,但是吳邪卻已能根據先前幾天的記憶,清晰地在腦中勾勒出對方身上的各種細節,這樣的妄想與模擬就像是一種既定卻又不成文的儀式,讓吳邪原本就不算平穩的氣息更為急促了!
  接著那雙離開不久的小手又重新覆上吳邪大腿根部的皮膚,這一次不再是隔靴搔癢般地挑逗,而是直接捧握住吳邪腿間早已挺立多時的男根,赤裸地肌膚相觸讓吳邪的陰莖止不住地興奮直顫。
  沒錯,就是『赤裸』;用白話文語意來說則是:裸露身體、未穿衣服。多麼淺顯易懂的名詞,但這狀態放在一個常人身上說有多彆扭就有多彆扭啊!何況吳邪自認自己並沒有裸體的喜好,頂多只有打赤膊入睡的習慣,怎麼一到夢裡他的CK牌內褲就消失個無隱無蹤?
  不過這份糾結早在反覆不間斷的夢境中徹底磨損殆盡──有些事先認真就輸了──吳邪絕對不會說他其實有些感謝那層礙事的布料自動消失的!
  隨著對方收攏圈握的力道與上下抽動的動作,吳邪已忍不住想睜開眼一探腿間風景的念頭,可他越是奮力、眼皮的疲勞垂墜感就越甚,連一絲縫隙也無法偷得,只能繼續維持失了視覺的四感觀察。
  對方也好似察覺到吳邪想提早打破夢境既定劇情似地,略帶懲罰地以修剪圓潤卻仍帶有一定銳利度的指甲,刮過吳邪身下最敏感的龜頭小縫,一瞬間、痛覺與快感同時湧上末稍神經,吳邪無法克制地聽見自己喑啞而壓抑的慾望呻吟。
  而那雙手在略施小懲後,又恢復其溫柔體貼,以掌心嫩肉重新包覆、套弄著吳邪發漲燙熱的性器,就算手指被某種漸漸滲出的腥臊液體弄髒,對方也毫無反感地繼續為吳邪堆疊出更高的快樂與慾望。
  「呃啊…嗯……」依循著本能,吳邪完全無意隱忍體內漸被撩撥上來的衝動──因為過去幾次經驗告訴他忍耐根本就是完全不靠譜的愚蠢行為,反正最終的結果都是追求欲望上的解放,那還倒不如放任自己自開始便沉溺於對方所編織的美好快感中。
  而這樣毫不忍耐的結果,讓吳邪忍不住將十年來刻化進血肉裡的思念一同隨著高潮溢出唇邊:「……張起靈!」


【試閱節錄2】

  吳邪又做夢了。
  熟悉的動彈不得讓他有些想笑,卻連勾起嘴角這簡單的動作都無法完成,昨天夢醒前的意外出糗事件讓他頗為耿耿於懷,雖說只是自己的夢境,但吳邪仍覺得不管是面子還是裡子都受到了嚴重的創傷,更別說他小小的男兒心,幾乎被小哥的那句話給傷了個徹徹底底!
  拒絕再次回想張起靈昨天說那句話的神情與語調,吳邪發現自己經過昨天的打擊,現下的心情倒是挺平靜的,沒了之前每一次的過份緊張,反正再怎麼糟也糟不過昨天了吧?今天說什麼他都要一展雄風!不過就是親個人這檔純情事兒嘛,難不倒小爺的!
  默默在心底為自己打氣了番,吳邪耐著性子等待不久後便會出現的可人兒,但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怎麼的,吳邪覺得今天的等待時間似乎比往常長了許多?
  正這麼疑惑的同時,床墊立馬傳來不陌生的凹陷感,接著就是讓人飄飄然的挑逗按摩,不過吳邪總覺得今天觸碰自己的那雙手與其說柔軟倒還更像柔韌?而且按壓的力道也與平常不太一樣,更別提掌心覆蓋皮膚的面積似乎也加大了不少?
  竄入鼻息的菸草香勾起記憶中總是染著煙硝味的黑色身影,似笑非笑的痞樣,還有那副讓人猜不透心思也總不離身的黑色墨鏡頃刻在吳邪腦海中勾勒個徹底──那人不是黑眼鏡還會有誰啊!
  猛然推敲出的結論讓吳邪極欲睜開雙眼察看,但身體上的制約卻讓他完全無法隨心所欲,只能被動地任由對方的雙臂纏繞上自己頸項,溫熱的氣息伴隨好聽的嗓音直落在耳邊,敲鼓著吳邪脆弱的耳膜:「小三爺,心急可是吃不了熱豆腐的吶!」
  短短一句話,飽含了那人慣有的譏諷,也許是推理正確的打擊過甚外加人類的潛力總是無限,吳邪在一番掙扎後終於得以睜開雙眼重見光明,可奮力過猛的後果是一瞬間的失焦,卻不妨礙眼前那片黑色入侵眼底,暗自緩了幾秒,吳邪看著對方一身慣有的黑色勁裝,發現黑眼鏡噙在唇邊那抹討人厭的笑意居然也與現實完全相符。
  眉頭緊鎖,夢境的制約似乎只解除了脖子以上的範圍,讓吳邪完全無法把人跩離自己。試想兩個身高超過一米八的大男人湊在一起,一個還以M型腿跨坐在另一個身上,外加雙手親暱地環抱在另一個的脖子上,這樣的畫面能看嗎?能看嗎!
  額間青筋凸凸跳著,吳邪近乎咬牙切齒地道:「狗日的……黑眼鏡你這傢伙沒事出現在小爺夢裡做什麼!麻煩你現在、立刻滾出我的夢裡還有從我的身上離開!」
  只要想到方才帶給自己快感的都是眼前這人,吳邪就止不住地惡寒。當然,也別問他為什麼之前主角是張起靈的時候他一點反感都沒有,有些秘密說開了就少了那種禁忌又隱晦的美感,喔,自然還有快感。
  「因為是你,我才會出現在這兒的啊,別忘了這可是小三爺你的夢境,這裡的一切都是由你的意念所構成,所以你怎能問我如此失禮的問題呢?」黑眼鏡笑得無辜,語末的搖頭還有嘖嘖聲看得吳邪是萬分火大,開口就想先吐出一串黑話問候對方,卻被黑眼鏡俏皮地以指腹輕點嘴唇。
  「先別急著開口否認,我話可還沒講完。簡單一點來說,小三爺你這狀況完全可以根據奧地利精神分析學家‧佛洛伊德提出的『本我』、『自我』、『超我』人類意識與潛意識所形成的相互關係理論來做解釋。『本我』是一個人的完全潛意識,代表欲望,當這些妄想平時受意識遏抑太久,往往就是導致夢境產生的主因;『自我』是指一個人在大部分有意識的狀態下,負責處理現實世界各種事物的理性狀態;『超我』則是在部分意識主導下的良知或內在道德判斷標準。這樣解釋你該聽懂我為什麼會在這裡了吧?」
  不甚理解黑眼鏡對於簡單解釋的定義,吳邪只覺得上述那番話悠轉了一堆我我我的,每個字不管是拆開還是組在一起他都能明白,就是不能明白那堆廢話到底跟黑眼鏡的出現有什麼破關係?
  「所以?」不耐的提問,受制於夢境什麼的真讓人憋屈……還有這傢伙到底什麼時後要離開他身上?那種由少女來詮釋才美好的開腿姿勢放在一個大男人身上只有傷眼兩字可形容啊!
  「所以……我會出現都是因為小三爺你潛意識裡『本我』欲望的驅使啊!」黑眼鏡歡快地下了個讓吳邪差點沒吐血的結論,但十年來的社會磨練怎說也讓吳邪徹頭徹尾地脫胎換骨過,如何鎮壓人的方法他看過、學過的可還會少嗎?
  斂眼故作沉思貌,吳邪清了清喉嚨,待其再次仰頭迎上黑眼鏡莫測的墨鏡時,低啞的嗓音裡帶著不容忽視的氣魄:「既然如此那你可以去死了,我很清楚我對你這人完全沒有任何欲望可言,既然這夢境是以我的欲望所構成,那麼該出現的人就更不可能是你。」
  然而預想中應該被震懾繼而消失的黑眼鏡卻僅只是困擾地點點頭,回答道:「這樣啊,還是小三爺你比較喜歡這個樣子呢?」
  語末的瞬間本是高大男兒身的黑眼鏡瞬間就成了穿著緊身細肩帶背心與黑色短裙的軟妹子,那副黑色墨鏡也成了黑色的裝飾性眼鏡框(沒有鏡片那種),困擾的表情配上少女水汪汪的大眼瞧的吳邪都要心虛了起來,正要別過頭眼不見為淨時,只聽黑眼鏡用著少女特有的軟嫩嗓音配上幾分假哭腔說:「這樣你還要叫我去死嗎?嗯?」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山中霧氣。嵐

Author:山中霧氣。嵐
腦熱之下就開了這個部落格。
交友歡迎,管理人絕對好聊XD
但請勿使用注音文與火星文。

目前跌坑於《進擊的巨人》,CP團兵、艾兵;《盜墓筆記》,CP黑瓶、邪瓶、黑花
歡迎同好搭訕XD


這裡基本上甚麼都放,日記、文章皆有。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我的噗浪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