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黑】公主抱

如題,就是一篇滿足一己與友人私慾的小短文。
請三思而後看XD

----------------------


  夏季的午後總是令人昏昏欲睡。

  絲毫不在意形象問題,火神大咧咧地連打了好幾次哈欠,任由生理性淚水盈滿眼眶,模糊黑板上頭無趣的數學試題。
  他向來對於這種需要動腦的專業不是很擅長,更加沒有興趣可言。
  以掌心揉壓著後腦勺──那是方才被老師以書本暴力打醒的代價,火神偏頭覷了眼身後睡得正香的那人,細柔的淡色瀏海柔軟地垂落,在眼前形成一片不規則的陰影,鼻子以下的部分則是安穩地埋在雙臂之中,隨著呼吸淺淺起伏著。
  對於黑子能把Misdirection套用到球場以外的地方這項技能,火神早已見怪不怪。
  火神唯一感到奇怪的就是黑子今天竟然破天荒地從一早就睡到現在,中間甚至還差點錯過了午餐時間,好不容易把人喚醒卻還是一臉困頓,邊揉著睜不太開的雙眼,邊隨意地扒著幾口飯咀嚼,其間有幾度火神都挺擔心黑子會不會吃著吃著就不小心把整張臉埋進飯盒裡了,好在最後並沒有發生如此慘況。
  對於黑子的異常,火神當然有詢問對方,可惜得到的答案只是對方一貫的禮貌語句:「不,沒什麼,謝謝火神君的關心,就是……有點累。」語末,黑子又再次趴回桌上睡起回籠覺,直到現在都沒有甦醒的跡象。
  視線再次調轉回講台的方向,火神不意外地接收到老師凌厲的警告視線,只好收回心神、訕訕地低頭假裝認真一回。至於依然熟睡的黑子,火神想對方再怎麼嗜睡也應該會在放學鐘響的時候醒來吧?

  可事實證明,火神的推測完全錯誤。
  快速地收拾好書包裡為數不多的物品,火神有些無奈地看著仍舊睡得香甜的某人,教室內的喧鬧吵雜似乎一點也無法對其構成任何影響。
  輕推著黑子相對於自己略顯單薄的肩膀,「喂,黑子,已經下課囉!該起來去籃球隊練習了!」
  「唔……?」緩慢睜開還未能順利聚焦的淺藍眼眸,黑子仰著一張因久睡而被捂紅的臉,呆呆地望著火神,似乎是無法理解對方說了什麼般地困惑的直眨眼。
  「喂喂!你這傢伙到底醒了沒啊?」
  沒好氣地將手放在黑子眼前晃了晃,火神再次重申了練習即將遲到的事實,才見黑子慢吞吞地應聲、接著慢條斯理地整理好書本文具,最後才拎起書包離開教室,伴隨的是讓人心驚膽顫的踉蹌步伐。
  這傢伙……根本還沒醒啊!!
  搭手扶了黑子一把,火神不意外地收到對方禮貌的道謝,只是……不知道是錯覺還是其他原因,火神總覺得黑子淡漠的表情裡有哪裡不對勁?
  可惜這點疑惑在相田指著手錶對火神還有黑子大吼時間概念的同時消散得徹底。



  快速換上球衣,慣例在場邊做完暖身動作後,火神率先抄了顆籃球開始他的遲到處罰──在球場邊緣來回帶球跑步一百次;而同樣遲到的黑子則是完全沒有任何處罰,暖身完畢後就可以開始今天的練習賽對打,這點讓火神不滿地嘀咕了幾句,導致原本只有五十次的處罰瞬間翻了整整一倍。
  默默數著次數,火神將大半注意力都放到球場內,即便只是校內練習大家也沒有任何鬆懈或偷懶的心態。
  但火神總覺得黑子的傳球動作少了些往常的靈敏,雖然每次經過他手的傳球都有順利傳遞出去,卻都不是在最佳的時間點上,這樣拙劣的錯誤照理來說黑子應該不會犯才是啊……?
  快速完成處罰,火神微皺著眉、雙手抱胸站在場外觀看練習賽,直至比賽結束。
  而黑子的不對勁也成了相田在賽後檢討裡提出來的一點。
  「今天大家的練習狀況都不錯,辛苦了!倒是……黑子你今天的傳球時間點拿捏的不太好,都會稍微延遲一下,雖然不至於構成太大影響,但正式比賽時這樣短短的時間差一個不小心就會變成對手抄球的最佳時機。」
  「……是,很抱歉。」
  以手背抹去額頭上不斷滑落的斗大汗水,黑子的回答明顯有些氣短,整張臉也因為運動新陳代謝迅速而泛著異常紅暈,只是讓人困惑的是,今天由於是隊內的練習賽,外加考量到還有其他訓練項目,相田並沒有讓他們打完完整的五局,所以理當不會有如此大的體力消耗才是?
  微瞇起眼,相田仔細打量黑子後,才發現對方今天的全身數值竟又比平時更為下降!配合方才黑子在球場上明顯亂了節奏的呼吸,相田直接開口問:「黑子你老實說,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黑子緩了口氣才微幅地點點頭,道:「沒事的,就是頭有點暈,請別……擔、心……」雖強調著自己並無大礙,但是所有人都看見黑子相對嬌小而單薄的身體隨著語音漸弱而有重心明顯偏移的趨勢!
  這一幕當然也被一旁的火神瞧見,擔心的話還沒來得及溢出唇邊,黑子就已躺倒在地板上,巨大的撞擊聲讓人聽了心驚。
  瞬間發生的變故讓大家呆愣了數秒後才有所反應,此時火神已趕到黑子身旁,快速將渾身虛軟的黑子扶起送往醫護室,但也許是方才曾大量消耗掉體力,黑子整個人軟得不像話,即便有人攙扶也走得磕磕碰碰,最後火神只好一手維持摟抱對方肩膀的動作,另一只手則是穿過膝蓋後方直接將人抱起,接著便邁開步伐直接用跑的,以至於他沒注意到來自身後各種寓意不明的奇怪眼神。
  「我說……」推了推眼鏡,日向用著近乎分析的語氣下了如此結論:「火神剛剛那是傳說中的公主抱吧!」



  感覺像是被夢境困住怎麼也醒不過來。
  黑子能夠感覺到自己正躺在一片柔軟乾燥的地方,鼻間繚繞的熟悉氣息讓人感到很安心。
  朦朧中黑子只感覺到當自己渾身無法克制地發冷時,有人馬上為自己添加更溫暖厚實的被子;熱的時候則有冰涼的觸感從額頭、腋下、腿根部等地方傳來,大大緩解了自己的不適,每次想睜開眼睛向照顧自己的人道謝,卻總是力不從心,只能一再地跌回黑甜的睡夢中。
  眼睫微顫,黑子有些費力地掙開疲憊不堪的雙眼,床邊點著的一盞昏黃燈光柔和不刺眼,恰好足夠讓黑子打量完整個陌生房間的大概,寬敞而整潔的空間裡沒有多餘的擺設,唯一能瞧見房間主人蹤跡的只有書桌上的幾本籃球月刊,還有一旁隨意放置的書包。
  「你醒了啊?」推開虛掩的房門,火神快步走到黑子身旁,將還傻愣的那人從床上扶起,重新在背部墊上好幾個柔軟的抱枕才讓黑子靠上去,「身體還有哪裡不舒服嗎?醫生說你這是重度感冒外加運動過量,醒來的時候應該會有渾身虛軟的後遺症,如果覺得頭昏也是正常現象,倒是體溫得再多注意會,你才剛退燒,要是一個不注意很容易又會復發的!」
  嘮叨著一大串叮嚀,火神一邊以手撥開覆蓋在黑子額頭上的柔軟髮絲,一邊順勢俯身以額頭對額頭的方式,進行著最直接的體溫探測。
  「很好,看來燒是都退了!」滿意地點點頭,「在這邊好好待著,我去端點食物進來給你吃。」
  不等黑子反應,火神又退出了房間,一直到沉穩的腳步聲遠去後,黑子才後知後覺地撫上似乎還殘留著對方體溫的皮膚。
  那是一種溫暖而灼熱人心的溫度,意外地一點也不討厭。

  之後等到火神再次回到房間,黑子在對方專注的視線下,乖巧地吃完了一整碗據說熬煮多時的香濃雞蛋粥,得到的獎賞則是綴以蜂蜜的白蘿蔔泥,香甜滑順的口感讓黑子忍不住一口接著一口,一小碟子的量轉順成空。
  有些可惜地將小勺子放下,黑子眨巴眨巴望著碟子的神情讓火神忍不住笑了。
  「還在生病期間糖分攝取不能過量,想吃就快點把病養好!」語末,火神以手揉亂了對方一頭淺色短髮,滿意地欣賞完自己的惡質成果後,語調直轉而下,道:「是說你這傢伙不舒服怎麼不乖乖請假在家休息?還逞強地去練習,你知不知道你昏倒的事讓大家有多擔心?」
  「對不起……讓大家擔心了。」
  低頭道歉,但事實上黑子也很意外於小小的身體不適竟會衍生出如此結果。然而這樣的想法在不小心說溜嘴之後,黑子狠狠被火神唸了一頓,也讓黑子得知在自己昏倒後,對方先把自己送到醫護室,在發現校醫提早離開學校後又直奔校外最近的診所就醫,接著才把自己送回家照顧,一直到現在。
  「火神君,」打斷某人依然叨唸的擔心,黑子帶笑地道:「謝謝你,下次我會小心的。」
  「啊……嗯、不客氣。」對於黑子的道謝火神突然感到些許不自在,以指尖扒拉著紅色短髮,卻又在想到對方最後說的那句後,惡狠狠地補了一句:「不准再有下一次了!」
  回答他的則是黑子輕快的笑聲與依然帶著敬語的允諾。



  兩天後。
  「身體好點了嗎?黑子。」
  一走進籃球部,黑子馬上接收到所有人關心的詢問,在一一道謝關心與表明自己都康復後,日向突然拍了拍黑子肩膀,用著一貫沉穩語調問道:「被火神公主抱的感覺怎麼樣?你知道一般人很少會有被同性那樣抱的經驗。」
  然而不等黑子反應,身後的某人就率先拉開嗓門、支支吾吾地解釋,一張臉更是難得地赤紅一片,一時間火神與大家的調侃話語熱鬧地充斥在誠凜籃球部。
  至於日向的問題,雖然那時黑子已陷入昏迷,但是隱約中他依然有短暫地恢復意識,對於被火神公主抱這件事,說實話──感覺還不壞。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山中霧氣。嵐

Author:山中霧氣。嵐
腦熱之下就開了這個部落格。
交友歡迎,管理人絕對好聊XD
但請勿使用注音文與火星文。

目前跌坑於《進擊的巨人》,CP團兵、艾兵;《盜墓筆記》,CP黑瓶、邪瓶、黑花
歡迎同好搭訕XD


這裡基本上甚麼都放,日記、文章皆有。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我的噗浪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