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黑瓶】無題

某天晚上萌點大爆發就寫了人生第一篇盜墓文XD
CP理所當然是黑瓶。
這篇純粹是練文筆跟抓感覺用,所以沒頭也沒尾,請大家笑納:D

----------------------

  抿了抿唇,張起靈單手撐地俐落的站起身。
  「瞎子,走了。」語氣淡漠,張起靈甚至沒有轉頭確認身後的人有沒有跟上。
  「喂,等等我!」黑眼鏡用著與句子搭不起來的閒散語氣抱怨,卻又快速與對方並肩而行。
  覷黑的空間裡,張起靈手中刻意調淡的手電筒成了唯一的光源,模糊地勾勒出兩旁裸露的黑岩。
  他們已經在這裡走了一天一夜,但地道卻是超乎想像的深遠,舉目所即皆是相同的岩壁,進來的入口已被人蓄意炸毀,除了往前走他們別無選擇。
  以小刀在牆上刻上第五十三個記號,張起靈的眼裡閃過了些許情緒。
  「吶,啞巴,這是第幾個記號?」單手插腰靠牆,黑眼鏡問的隨意。
  「五十三。」
  揚起在嘴角的弧度不減反增,黑眼鏡又說:「已經走十五公里啦……不過一路上卻連個出口或是機關都沒有呢!你說,我們還出得去嗎?」
  語氣輕鬆的彷彿問候天氣,黑眼鏡笑盈盈的看著張起靈。
  「出不去……也要出去。」
  淡然的眼迎上黑眼鏡,張起靈說的平淡卻又堅定。
  無關求生意志,那股非出去不可的決心是信念。
  他還有更重要的東西要找尋,無論如何都不能被困在這裡。
  低頭輕笑,「是啊,非出去不可……」
  拿過張起靈手中的手電筒,黑眼鏡回首說了句「走囉」,幾乎沒有停過的雙人步伐再次齊踏。

  利刃一筆筆劃過岩面,當第一百三十三個刻痕落下,張起靈與黑眼鏡終於停下腳步,卻非出於自願。
  橫在兩人眼前的是與兩旁岩壁相同的黑岩,預料之外的盡頭讓兩人一時間都沒有動作。
  抽刀反握,黑眼鏡以刀柄仔細確認眼前的石塊,但除了沉悶的撞擊聲,什麼異狀都沒有。
  「這是實心的。」黑眼鏡簡單的幾個字輕意講死了他們的處境。
  走向前,張起靈伸出那奇長的手指沉默地確認,當指尖順著粗糙的岩面滑落,張起靈淡淡的道:「死路。」
  「所以現在要怎麼辦?啞巴。」
  依舊是帶笑的詢問,黑眼鏡席地而坐並從背包裡拿出無菸爐點燃,陰冷的空間頓時溫暖了不少。
  盤腿靠坐在黑眼鏡旁,張起靈隱藏在帽沿之下的雙眼模糊的讓人看不清。
  「吃點東西吧。」黑眼鏡遞給張起靈一片壓縮餅乾,「先休息等一下才有體力找路,最壞的情況不過就是走回頭路,想辦法挖開那片坍塌便是。」
  黑眼鏡說的簡單,但他們都知道當初就是因為評估過入口的損壞過於嚴重,稍有較大的動作就很有可能造成連續性的坍塌,所以他們才會選擇往前走。
  但如今別說是出口,連個路都沒了。
  「嗯。」
  將手中剩餘的半片食物收好,張起靈默默閉上眼。

  『咚咚……咚…』
  讓張起靈再次睜開眼的原因是那迴盪在耳邊的不尋常敲擊聲。
  瞥了一眼身上不屬於自己的外套,張起靈很快找到聲音的源頭,只見黑眼鏡背對著他似乎正在試圖敲開地面。
  「瞎子?」
  試探地詢問,張起靈的手不著痕跡的搭在刀柄上。
  「醒了?」轉頭,黑眼鏡唇邊慣有的弧度不同與以往的更加上揚,「來幫忙吧!我找到路了。」
  走到黑眼鏡身旁,張起靈看見地面與牆面的交界處竟已被敲出一個碗大的空洞,隨著黑眼鏡敲打的動作,有更多的石塊碎裂,掉進下方空心的洞穴裡。
  那是密度明顯鬆散的撞擊聲。
  張起靈動身加入破壞的行列,兩人很快將地面敲出一個能讓一人進出的破口。
  「下面的空氣是流動的。」食指輕劃過雙唇,黑眼鏡將手伸進黑洞裡,雖然難以察覺,但是下面仍存有微弱的氣流。
  張起靈折亮一根螢光棒往下丟,讓那螢綠的微光快速落下、撞擊,接著消失。
  「有岔路。」
  喃喃自語般的說著,張起靈將裝備反背在胸前,打亮手電筒,在跳下洞穴前對黑眼鏡道:「在上面待著,我先下去。」
  但當張起靈剛進洞裡沒多久,身後竟馬上傳來重物滑動的碎石聲還有某人輕挑的話語:「別想甩掉我,啞巴。」


FIN.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山中霧氣。嵐

Author:山中霧氣。嵐
腦熱之下就開了這個部落格。
交友歡迎,管理人絕對好聊XD
但請勿使用注音文與火星文。

目前跌坑於《進擊的巨人》,CP團兵、艾兵;《盜墓筆記》,CP黑瓶、邪瓶、黑花
歡迎同好搭訕XD


這裡基本上甚麼都放,日記、文章皆有。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我的噗浪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